又忆爹爹,落笔清风

文/落笔清风1.清明,一个从远古的杏花雨中滑落的节气。它穿街过巷,依偎着春的温情,次第软化坚硬的尘世,打开温润的内心。大地返青的季节,细雨润泽万物,编织爱恨。窸窸窣窣,一些萌动的声音渐次清晰,尘封的思念也从一抹绿中呼之欲出。怀念这根藤,总是把时光牵回旧日,在心中缠绕成密不透风的堡垒。此地的风,从天外而来,是故人久远的呼吸,温暖的抚摸,也是长辈的谆谆教诲。此时的雨,从云端坠落心头。是云外久违的音信,是眼角残留的泪,也是倾倒坟头的薄酒。静坐阡陌,任春风疾驰于野,贯通天地。我再度执笔念你我亲爱的外公外婆,隔界不隔情。草长莺飞,细雨濛濛。那丛青柏,我总会看成你守望我们时的满目葱茏。2.一道背影,曾是一棵走动的树。曾经的枝繁叶茂,作了我们遮风挡雨的屏障。多年后才发现,再刚强的生命,也抵不过光阴的咄咄相逼。送我回家,送我上学,毕业后你仍佝偻着背颤颤巍巍送我去工作。左肩桃李满园,右肩子孙儿女。岁月将外公那瘦削直挺的背,最终打磨成了一张沉默的弓。完成了使命,也作别了沙场。那道背影,从巍峨到苍老,穿过四季风雨,退至年轮的边缘。难舍的亲情,终究在一次次目送中作别。记忆中,那道背影,依然双手在背躬身独行,从三维的尘世逐渐走失、移居至我内心的罅隙,被泪水冲洗成一张张黑白照片。夜深易念旧。天长水阔,从此,相逢只在梦中。3.这个季节,不止桃红柳绿,还附赠世人绵密的雨水,沉默的纸灰,与孤独的行走。清明雨,可洗心,可醒神;飘飞又坠落的纸灰,可通透世事,羽化思念;而孤独,让人更接近生命,接近自己。不信你看,阴阳交界处,香蜡作别前生,世人敬畏虔诚。似有神的旨意指引,万物各安其道。尘归尘,土归土。人世的结局,没有谁逃得过孤独的宿命。来也来,去也去,红尘陌上,终究是一遭行走,一场回归。回首,草木簇新,松柏如故。我,背着自己的背影,奔赴孤独而盛大的春光。落笔清风,名罗会娟,生于1988年,陕西宝鸡人。

    几年的时光,儿子也长大了,常常也会回忆着,外公搂着他睡觉摸背抓痒,带着他嬉戏骑车的情景, 也会在暖暖的回忆中有一丝丝伤感与遗憾,可惜,外公终究没有看到他长大成人。

    您的生命在五年前的今天的晚上二十点二十分戛然而止,时钟只是滴答一响,您与我们从此便阴阳两隔了。从最开始的撕心裂肺,捶胸顿足,和婆娑了整整一年的泪水,以及无数次午夜梦回中的哭泣惊醒,到如今时不时萦绕心头的淡淡忧伤和思念,谈及您我依旧还是会泪眼婆娑。多少次人流中恍惚看见父亲的背影,我努力的想伸手抓住,而您却消失在我的梦境中。

  人生的悲欢离合,莫过于死别。虽然,我深深懂得,岁月风雨终尘埃,可,一别永年泪落腮。父亲啊,又是一年的时光,女儿在婆娑的尘世中,在这个您离去的日子里,折菊寄到您的身旁。我想,您在天堂,一切安好,我和母亲也一定好好的,勿念!

     又是一年的光阴,习惯的拿起笔,坐在回忆里写字,任笔尖轻触的地方,泊满了您的身影。

   没有了父亲,爸爸两字对于我来说是熟悉却遥远的词汇。没有了父亲,家中也是冷清了许多,母亲少了一个经常逗嘴却依旧恩爱的伴侣,而我也永远失去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和扶持我的一双温暖的手。每次回家,只能看到母亲孤单寂寞的身影,和照片中父亲定格的灿烂笑容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    而今,再言父亲,只有深深的遗憾,也深深体会“子欲养而亲不在”的伤痛,也更加珍惜着与母亲相处的每时每刻,我想,大致没有失去就永远不会理解这种生生剥离的痛楚和深深的怀念。多少次的回忆里,那最后的离别也成了我永远的伤痛,和多少次午夜梦回中呜咽的悲鸣。

    后记:最近常常梦到父亲,常常半夜醒来,脑海里就是父亲临走的那几天我陪伴着他的所有情景,想着他那无神的瞳孔,和偶尔的梦呓般如儿时哄我入睡的亲昵拍打,想着想着泪水总是止不住的流着,常常一个人抽泣惊醒了梦乡中的老公。或许,情太深,思太重,爸爸的祭日里,含泪落笔,写下女儿的思念祭奠天堂的父亲!爸,您还好吗?我们想您!

图片 4

    时光辗转,您已经走了五年了,您离去后,在我停下匆匆的脚步时,在光阴的缝隙中,总是会想起您慈爱的笑容,而这笑容早已在我心中种满了花朵。

图片 5

  “我在人间彷徨,寻不到你的天堂……”,风儿吹,雁儿早已往南飞,细雨绵,天地连一线,心中涌起了无限的伤悲,梦里又见,父亲的笑脸,我的思念啊,向谁述说?

     冬天的风路过我的窗前,把记忆轻轻的翻了一遍,过往在凉意里打着寒颤,等一场雪花,染白着父亲与我们的点点滴滴。将思念揉进文字里,变成一首凌乱的长诗,读起却满是惆怅与遗憾,终究,我们的世界里您已经不在。

本文由六合联盟开奖直播发布于科研成果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又忆爹爹,落笔清风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